股票配资线上平台
665亿合盛硅业宫斗第二季:双方激辩董事长构陷忠良VS遭人中伤?
你的位置:| 股票配资线上平台 > 线上股票配资平台 > 665亿合盛硅业宫斗第二季:双方激辩董事长构陷忠良VS遭人中伤?

665亿合盛硅业宫斗第二季:双方激辩董事长构陷忠良VS遭人中伤?

发布日期:2023-12-07 13:01    点击次数:97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野马财经 

  股权争夺战愈发激烈。

  上市公司内部发生股权争夺的情况不在少数,但因股权争夺而遭遇牢狱之灾的并不多见,而“方红承案”则是为数不多的正在进行的案例。

  目前,国内硅业头部企业合盛硅业(603260.SH)董事长罗立国与原总经理方红承之间因股权争夺引发的“商战”仍在持续,双方在11月14日和15日再发声明,互相指责对方“发布不实信息”、“干扰司法程序”。

  11月14日,合盛硅业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目前平湖市人民法院正在审理被告人方红承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一案。

  合盛硅业指责方红承夫妇试图通过发布不实信息引发舆论关注,干扰司法程序,并表示对方红承及其妻子孙丽辰在网络上发布不实信息诋毁公司董事长的行为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来源:合盛硅业微信公众号

  随后,方红承家属在11月15日对上述“声明”回应:希望罗立国董事长尽快释明究竟有何“不实信息”和哪些信息“诋毁董事长”,还希望罗立国董事长作为本案的关键证人,在法院已经通知证人到庭的情况下,不要回避问题,届时请依法到庭并接受控辩审三方的发问。

  方红承家属表示,方红承到底是真的构成犯罪还是被人为构陷、以及到底是谁在“发布不实信息”、谁在“干扰司法程序”,一切将在公开开庭的法庭上真相大白。

  方红承与罗立国的股权争夺战从2018年底方红承从合盛硅业离职算起,至今已经 5年,如今方红承身陷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的指控,截至11月12日,已经“被带走整整17个月”,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其兄弟方红兴。

  方红承家属表示,因本案的证据和程序问题,原定开庭转为庭前会议,开庭已延后,正式开庭时间尚待法院通知。

  “我们只想方红承两兄弟能早日回家。”方红承家属表示,正在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服务中心申请对“方红承案”指定“异地管辖”,排除干预,并递交了相关申请材料。

  入职十年的方红承,

  有资格获得股权激励吗?

  浙江“千亿富豪”、国内硅业头部企业董事长罗立国与原总经理方红承之间的“商战”在11月12日正式公开,其中剧情既曲折又令人存疑。

  11月12日,合盛硅业(603260.SH)董事长罗立国遭方红承家属实名举报,被指“以搬迁上市企业要挟市领导干预司法、陷害忠良”。

  来源:微信公众号“方红承冤案家属”

  合盛硅业公告称,方红承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而方红承家属称方红承是被“构陷入狱”。

  方红承亲属还发文曝光称,合盛硅业此前“建设了许多非法项目”,最后却成为“打压曾为企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总经理的工具”。

  方红承亲属在11月13日的发文中表示,上述案件和相关事项的真相,是方红承离职后,罗立国不愿兑现方红承相关股权,并担心方红承将来和合盛会形成竞争关系,所以产生矛盾纠纷。

  对此,合盛硅业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公告里面已经解释的比较清楚了。公司这边生产经营是正常的,股价受各环节各因素影响,后续会继续按公司的节奏去走。如果后续有相关进展,公司会及时履行信披义务。”

  截止11月15日股市收盘,合盛硅业股价56.27元,微涨1.39%,总市值约665.2亿元。

  在多晶硅上市公司中,合盛硅业是与特变电工、隆基绿能齐名的行业头部企业,于2017年10月上市,2021年曾达到历史最高股价257.41亿元,当年市值高达1418亿元,一年增长了1104亿元,《钱江晚报》报道称,合盛硅业是当年市值增长最快的浙股。

  公开内容显示,方红承是原合盛硅业董事、总经理,中国氟硅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嘉兴港区创新研究院特聘专家。

  原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方红承 来源:四川在线

  罗立国是合盛硅业创始人、董事长,当年罗立国经过长达一年的沟通力邀,在2009年将方红承拉入合盛硅业,先后任副总理、总经理、董事等职务。

  2017年10月,方红承帮助合盛硅业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硅业头部企业,而罗立国家族迅速成为宁波首富,最高时财富超过千亿。2018年12月因管理理念分歧等多方原因,方红承从合盛硅业离职。

  从加盟到离职,方红承在合盛硅业工作时间长达十年。

  方红承表示,这期间他以两种方式获得了两笔合盛硅业股权。

  其一,是2015年9月,罗立国通过持股平台公司与总经理方红承等经营团队骨干成员签订股权激励协议,约定公司成功上市后兑现相关股权权益。

  其二,是2017年1月,因担心方红承跳槽,罗立国将其名下的部分股权有偿转让给方红承,并由罗立国代持,这笔股权属于方红承的投资。

  但离职后,罗立国却拒绝向方红承兑付股权。合盛硅业公告称,双方形式上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但方红承实际没有支付过对价,相关股权也未过户;此外,双方约定,在满足全职勤勉服务于公司满五年、不损害公司利益、不与公司同业竞争等条件后,给予一定数量股份增值的现金奖励。

  合盛硅业认为,(公司上市后)方红承不足两年即从公司离职,且公司经自查发现其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违法行为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因此公司董事长罗立国认为方红承不满足奖励条件。

  方红承与罗立国的股权争夺战就此拉开。

  方红承首回合完胜

  方红承家属在公开内容表示,罗立国一直想让方红承放弃股权,甚至假冒方红承签名,非法将持股平台法人代表变更为他人,还多次扬言,如果方红承不放弃股权,就要将他“告官”。

  从方红承公布的后续进展来看,上述“扬言”付诸实际行动。2019年5月和2021年5月,合盛硅业分别以方红承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损害公司利益等原由,向相关部门报案或起诉,但最终未立案或撤诉。

  2021年4月,方红承就上述股权纠纷向相关部门提起仲裁和诉讼,并获得法院和仲裁委支持。2022年2月和3月,杭州仲裁委和平湖法院分别做出了裁决和判决,罗立国要分别向方红承支付部分和全部的股权。

  其中杭州仲裁委在2022年2月作出的裁定结果显示,罗立国需在二十个交易日内将 340676 股合盛公司股票交易扣完相关税费后支付给方红承,同时支付方红承2018至2020三个年度股票分红。

  显然,方红承在与罗立国的第一回合中取得了完胜,但罗立国的反击也随之而来。

  回合二:剧情逆转,

  方红承被移送检察机关

  方红承家属在公开内容中称,在上述裁决和诉讼期间,罗立国曾一度扬言要将公司注册地由嘉兴港区搬到慈溪,向港区管委会施压;此外,2019年和2021年,罗立国先后两次以背信损害公司利益、职务侵占等罪名向嘉兴港区公安局对方红承提出刑事控告。

  2021年12月31日,嘉兴港区公安局经立案侦查后,因“没有犯罪事实”而撤销案件。

  进入2022年后,败诉的罗立国得知方红承将在山西、四川与相关公司合作发展硅材料产业链项目,并在2022年5月28日发布相关公告。方红承认为,这是罗立国再次以搬公司注册地向港区管委会施压,同时,方红承也受到了第三次刑事控告,案由是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

  来源:合盛硅业官网

  嘉兴市公安局针对合盛硅业的第三次刑事控告成立专案组,并再次立案。2022年6月8日,合盛硅业又发布公告取消原定于6月13日召开关于“变更公司住所”的股东会。同年6月13日,方红承被传唤并拘留,6月14日被“监视居住”。

  上述合盛硅业公告审议“变更公司注册地”的时间与方红承被传唤拘留的时间相隔很近,但若认定是向政府“施压”恐怕还需要更多证据。

  合盛硅业公告称,2022年11月18日公司从公安机关获悉,公司原总经理方红承因涉嫌职务侵占已由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其所涉犯罪行为发生在公司任职期间。

  2022年11月29日,嘉兴中院因合盛硅业向嘉兴市公安局港区分局报案,关于方红承私自篡改股权激励协议和侵占公司财产有犯罪嫌疑,撤销平湖法院就方红承提起诉讼的胜诉判决。

  第二回合中,方红承惨遭逆转,此前的胜诉也被撤销,但他并未就此服输。

  回合三:“非法项目”和“真假犯罪”

  11月13日,方红承家属公布了2023年5月20日发布、署名方红承的一封“自述”,其中公布了方红承在合盛硅业工作期间经历的“犯罪事实”,并曝光称合盛硅业“在困难时期……建设了许多非法项目”。

  方红承在“自述”中表示,罗立国指控他为了私利,擅自建设低沸水解油项目,并和弟弟方红兴通过处置水解油获利的方式,收取商业贿赂。

  但事实经过并不简单。方红承介绍称,2006年合盛硅业获批在嘉兴港区分二期建设12万吨/年有机硅单体项目,一期、二期分别于2007年、2010年建成投产,但马上就遇到了有机硅市场持续低迷期,而更为严重的是,新建成的项目暴露出部分生产工艺装置落后,工艺流程不通畅,安全环保方案设施不完整、产品质量不稳定、生产效率低、生产成本高等一系列的问题。

  来源:合盛硅业官网

  对已建成的装置进行改建、新建,成为合盛硅业当时最重要、最迫切的工作,但按正规流程,对刚建成且全部涉及危险化学品和环保排放的装置进行改扩建、改建、新建,需要报批和停产,当时的合盛硅业不能承受。

  权衡利弊后,罗立国做出了一律不批、大干快上,和市场抢时间,以渡过企业难关的决策,实质上,这些就是“违规违法项目”。

  这些项目中的低沸水解油业务,后来成为方红承弟弟方红兴获利的途径。

  方红承“自述”称,低沸水解项目生产出水解油后,由于不确定是否能从“水解油”中提取出有价值的物质,就让方红兴拿着样品到老家开化县寻求多人评估并提出改进意见。

  之后方红兴发现其中有商机,就冒着违规风险经营“水解油”业务,获取了一定的利益。方红承认为,这是在合盛要处置低沸,开化县有相关技术和市场,方红兴为合盛提供了帮助等情况下,在罗立国的允许和鼓励下进行的,而不是有目的的刻意为之,更重要的是此项目的真正最大受益者是合盛硅业和大股东罗立国。

  这一回合中,方红承即便承认自己和兄弟有“犯罪事实”,也要拉罗立国一起负责。

  方红承和罗立国两败俱伤?

  方红承在“自述”中表示,“以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客观真实的”,并认为案件和相关事项的真实面目是:合盛硅业为了自身利益,在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规新建、改建、扩建生产装置,并违规处置危险废物,并在原总经理方红承离职后,不愿兑现方红承相关股权、且担心方红承将来与合盛硅业会形成竞争关系,将违规项目和收益作为打压方红承的工具。

  目前,方红承投资的两个企业内外交困、面临危机,且合作方关联企业被迫于2023年1月停产,而方红承计划在山西、四川的合作项目也被迫停止。

  另外,也就是在今天(2023年11月13日),方红承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一案在平湖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方红承家属选择这个时间点公开相关内容,不乏争取有利舆论环境的初衷。

  而罗立国的合盛硅业却并未出现大幅波动,11月13日合盛硅业收盘价56.5元,微跌1.45%。

  但拉长时间线来看,合盛硅业的股价表现不尽如人意,相比2021年最高点的257.41元,已经跌去200元/股,相比2022年最高点的152.92元,也跌去近100元/股。

  从经营业绩来看,合盛硅业近年来“增收不增利”,今年前三季度营收约198.9亿元,同比增长8.81%,但归母净利润仅21.8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52.03%。

  来源:易维视图库

  资产负债情况看,其货币资金16.34亿元,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约63.25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而现金流也不乐观,从2022年底到今年第三季度,合盛硅业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为负,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则持续为负,三大现金流中,只有融资性现金流量净额为正。

  在11月7日与投资者展开的业绩说明会中,合盛硅业表示,截止2023年9月底,公司拥有工业硅产能122万吨/年,有机硅单体产能173万吨/年;根据2022年底相关统计数据,公司工业硅及有机硅的产量占国内总产量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原因是,2023年前三季度产品销售数量增加,但产品销售价格下跌导致。

  值得注意的是,合盛硅业于11月13日还披露了一则《关于合盛硅业股份有限公司有关媒体报道的监管工作函》,但只标明了处分日期,以及涉及对象“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卖草帽的罗立国变身宁波富豪,

  专家方红承深陷牢狱之灾

  按照方红承的说法,罗立国不仅不守信用,而且还对旗下公司的违法、违规项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中攫取巨大收益。这与外界眼中的罗立国有着强烈反差,在此之前,罗立国一直是一名低调的企业家。

  现年67岁的罗立国出生于浙江宁波慈溪市长河镇。纵观其职业生涯,“变化”是贯穿始终的关键词,也让其留下了一句名言:“我觉得不管做什么,选对时机很重要。该进则进,该退则退。”

  长河镇素有“草帽之乡”的称号。33岁那年,罗立国毅然辞去“铁饭碗”下海,创业选择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卖草帽。

  据《慈溪日报》,罗立国用2万元、一台旧打包机、6间农家陋室和8名编织农民建起了“草帽王国”的雏形,企业第一年就实现产值260万元。后续罗立国率领团队改进的流水线,填补了国内高档帽子的技术空白。如今,Gap、Gucci、DKNY等品牌的不少产品都是合盛贴牌生产的。

  帽子生意兴隆,罗立国又盯上了国内城市化的发展机遇。1999年,其开始投资房地产业,先后开发了“七里香溪”别墅园、“集美·岸上蓝山”高档公寓等项目。

  不过,真正令罗立国声名大噪,登上富豪榜前列的,还是硅原料产业。如果说做草帽只是顺应家乡传统产业的趋势,那么入局房地产和硅业,则体现了罗立国对“时机”的精准把握。

  工业硅在下游建筑、汽车、光伏等领域有广泛应用,其发展受大宗商品价格因素,会不断经历涨跌周期。20年前,这个产业还处于爆发前夕,且刚刚经历完硅原料价格大跌的打击,但罗立国还是选择坚定入局。

  而且罗立国还把一家人都带进了这个产业。《招股书》显示,上市前,罗立国、其女儿罗燚和儿子罗烨栋共持有合盛硅业100%股份;实控人及近亲控制或有重大影响的公司有35家,体系中包含罗立国的兄弟、配偶、亲戚、女婿等。时至今日,合盛硅业董事会9人中,依然有4人来自罗氏家族。

  对比之下,方红承在来到合盛前,基本是在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营销部门工作,创业经历集中于离开合盛后。目前其在4家公司有持股,整体来看还是专注于化工行业。

  戏剧性的是,曾经卖草帽的已经是当地富豪,而专家方红承如今却深陷牢狱之灾。

  来源:爱企查

  合盛硅业后续是否会继续受到该案影响,方红承又能否自证清白?我们持续关注。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红卜



>> 德赛电池(000049.SZ):SIP业务产能利用率持续提升,前三季度..

>> 深南电路(002916.SZ):拥有印制电路板、电子装联和封装基板三项..

>> 配资炒股怎么样..

>> 国联集团获准成为民生证券第一大股东 券商合并按下“加速键”4起并购受关..

>> 专访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创新药企如何更好生存?关键在于产品、..

>> 国联集团获准成为民生证券第一大股东 券商合并按下“加速键”4起并购受关..

>> 白酒股集体下跌:多家酒企称春节动销正常 业界看好今年保持增长..

>> 665亿合盛硅业宫斗第二季:双方激辩董事长构陷忠良VS遭人中伤?..

>> 配资炒股怎么样..

>> 专访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东:创新药企如何更好生存?关键在于产品、..